随笔:圈子究竟值不值得

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

不知何时起,对圈子里的事情心血来潮了。可能是将近6年以前,也可能是4年以前,我已忘记何时知道的圈子了,但我知道的是,这几年以来,我一直因圈子而困扰,而纠结,而绝望,而恐惧……


今日坐在电脑前,抬手打下这篇文字,是我的心声,也是我疫情期间对圈子的思考。


2015年,我第一次对圈子所涉及到的事情产生了兴趣,过了不知几年之后,知道了圈子。有一种归属的安全感,也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恐惧。这6年以来,我从未将圈子的事情与身边的任何人提及过。不知道如何开口,也不知道他们知道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。


我可以很骄傲地说,我够优秀,至少在同龄人之中是这样的。日常中的我,很自信、开朗,我有很多的兴趣爱好,学习成绩也在年级前30。不可否认,这和妈妈的快乐教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我可以和我的老师们处的很好。但我发现了我的问题,我和比我大的哥哥姐姐可以相处的很好,但是我和同龄人相处时,总会很难迈出第一步。


两年半以前开始学舞蹈,从不温不火到狂热的爱上,但我不知为何,面对学舞蹈的人,我会有一种莫名的自卑,永远觉得自己不如他们(这似乎也是事实),不论同龄还是比我大的人。


圈子,是一个神奇的地方,让天南海北、素不相识的人,靠在一起,也让很多人沉迷于此不能脱身。


我一直是一个乖乖女,家里同辈的我是最小的,包括各种七大姑八大姨的孩子,在老师那里也是被宠的类型。我是个独生子女,也从不缺爱,但不知为何,偏偏对圈子情有独钟,我怕疼,并不恋痛,我想要的,可能只是来自姐姐有些严格的爱。


有时,我很想摆脱圈子,真的很想,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喜欢圈子,每次看完文章都会惊呼时间太快了,懊悔的想捶自己。有的时候,会把圈子里自己的遐想,带入现实中,幻想着文章里面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,我最羡慕的就是师生了。但我也深知不可能,因为当今的体制下,没有哪个老师会“体罚”学生,甚至断送自己的职业生涯。


想过和同学说,但又觉得不知从也开口,也不知怎么解释自己这“癖好”,即便是最好的朋友,也没有提及过。曾经学校有过“女生成长计划”,讲座老师说:“女孩子,就像棉花,泼了脏水就再也变不回去了。”我当时心中一颤,我或许是个坏女孩吧。


圈子里面很多人在讲低龄化的问题,我知道我就是低龄化的一份子。但我其实想说,或许圈子这东西,与年龄真的无关。很多人说我比有的成年人还成熟,有一种老练。更何况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21世纪,孩子想看什么难道不是很简单的吗。而对圈子的兴趣,有时也可能是天生的吧,有的低龄化不过是知道圈子更早罢了。


我不是一个很自律的孩子,但吊儿郎当,不过也都不错。我是多么的希望我身边能有一个严格的姐姐,陪着我、监督着我,即使痛一点。但“独生子女”四个字限制了我的想象。


我虽是圈里人,但我也有基本的安全意识,所以只有当我遇到一个同为圈里人的老师时,这些才有可能在我的学生时代发生。我是多么希望,那个手握戒尺监督、陪伴我成长的人出现在我的生命之中。


我知道,圈子里大多都不是管教,因为很少很少有人会愿意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生气、开心吧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希望可以遇到这样一个人,尽管很渺茫。


不想往下写了,那这篇随笔就到此为止吧,希望我的愿望能够真的化为现实。也希望圈子里的一切,不都是玩玩而已。


关注加入我们

作者爱胡思乱想的霖子

编辑: 渡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监制: 赐扇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潇湘夕宿

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,仅供个人学习使用,请勿传播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。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贼心 sadomasochism字母圈虐恋亚文化平台 » 随笔:圈子究竟值不值得
BDSM倾向测试
BDSM倾向测试
加入字母圈
加入字母圈
BDSM教程
BDSM教程
关注微信
关注微信
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-CopyRightPro